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信息 >

設計方案展示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想和外婆一起住在這樣的木屋裏

時間11:2018-07-25

來源:http://www.eca2018.com/news/46.html

——

“外婆”,這個詞許多年沒有叫過了,

以至於現在打出來都會感覺陌生。

在母親告訴我外婆走了的時候,

我隻知道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悲傷的事。

僅限於知道,而不能了解,無法體會。


在我不甚清晰的印象裏,

外婆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在一眾老奶奶挽著褲腿在地裏務農的時候,

外婆一個人在街上開起了一家包子店,

生意頗好。

店門是折疊的木門,紅漆褪了大半,

透著歲月的味道。


外婆說選中這家門麵就是因為這個木門,

家裏的房子就是木頭做的。

請了四鄰幫忙,

外公和他們一起修,


外婆和來幫忙的女人負責做飯,

落成了現在的家。


家裏大大小小的事全靠外婆一人打理。

暑假去外婆家,外婆背著背簍去割豬草,

我就跟在她後麵把她割的抱進背簍裏。

外婆在屋前石板搭的水缸裏洗衣服,

我就蹲在她旁邊看雞啄食。


公雞有鮮紅的雞冠,鮮豔的尾羽,

走起路來,一步一步,昂首闊步,

趾高氣昂,經常欺負旁邊溫順的母雞。

但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在有一個時期,

母雞是誰都招惹不得的,

那就是她有了小雞仔的時候。


一窩小雞仔,

小小的茸茸的一團,

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轉。


外婆屋裏有一個長長的木椅,

椅麵是約兩指多寬的一根一根的木條,

說是木椅,其實是折疊起來的床,

把靠牆的那一麵放下來,

就成了可以睡覺的床。


時不時的風,

從庭院裏送進來,

是仿佛有精密儀器計算過的恰到好處的涼爽,

帶著田野枝椏間,

自然的味道。


隨著年歲的增長,

我一年比一年更加清楚地知道,

外婆走了,永遠。


去年過年,去木屋那兒走了一遭,

原以為木屋會潮濕破敗,

但是出乎意料,

木屋仍舊好端端地在那裏,

石水缸也在那裏。


木屋大體上保持了我記憶中的樣子。

我以為木屋的壽命會很短,

其實遠遠低估了大自然產物的韌性。


隨著對木屋了解的增加,

當一個人靜下來時,


情不自禁地總會想著,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

我想與外婆一起住在這樣的木屋裏。


有著大大的落地窗戶,

讓陽光直接灑滿客廳。


寬敞的客廳,

在親朋好友拜訪時都能坐下。


還想在院子裏種上喜愛的多肉植物,

肥嘟嘟的,


不用貴貨,普貨即可。


每天一起吃晚餐。

還想吃外婆做的包子。


閣樓是一定要有的,

小時候聽外婆講了許多故事,

也想有這麽一個空間給我至愛的人,

講述外婆曾經告訴我的那些故事。


這一生我還會遇到許多人,

會交許多朋友,

對人會有許多稱呼,

但是“外婆”這一個稱呼,

再沒有機會叫出口了。

但是隻要木屋還在,

就還有一個空間,

可以容納回憶。


樱桃小视频2020入口木屋建造的木屋,

正常使用壽命最低50——70年,

讓回憶,保留它原本的樣子。

外婆”,這個詞許多年沒有叫過了,

以至於現在打出來都會感覺陌生。

在母親告訴我外婆走了的時候,

我隻知道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悲傷的事。

僅限於知道,而不能了解,無法體會。

在我不甚清晰的印象裏,

外婆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在一眾老奶奶挽著褲腿在地裏務農的時候,

外婆一個人在街上開起了一家包子店,

生意頗好。

店門是折疊的木門,紅漆褪了大半,

透著歲月的味道。

外婆說選中這家門麵就是因為這個木門,

家裏的房子就是木頭做的。

請了四鄰幫忙,

外公和他們一起修,

外婆和來幫忙的女人負責做飯,

落成了現在的家。


家裏大大小小的事全靠外婆一人打理。

暑假去外婆家,外婆背著背簍去割豬草,

我就跟在她後麵把她割的抱進背簍裏。

外婆在屋前石板搭的水缸裏洗衣服,

我就蹲在她旁邊看雞啄食。


公雞有鮮紅的雞冠,鮮豔的尾羽,

走起路來,一步一步,昂首闊步,

趾高氣昂,經常欺負旁邊溫順的母雞。

但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在有一個時期,

母雞是誰都招惹不得的,

那就是她有了小雞仔的時候。

一窩小雞仔,

小小的茸茸的一團,

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轉。

外婆屋裏有一個長長的木椅,

椅麵是約兩指多寬的一根一根的木條,

說是木椅,其實是折疊起來的床,

把靠牆的那一麵放下來,

就成了可以睡覺的床。

時不時的風,

從庭院裏送進來,

是仿佛有精密儀器計算過的恰到好處的涼爽,

帶著田野枝椏間,

自然的味道。

隨著年歲的增長,

我一年比一年更加清楚地知道,

外婆走了,永遠。


去年過年,去木屋那兒走了一遭,

原以為木屋會潮濕破敗,

但是出乎意料,

木屋仍舊好端端地在那裏,

石水缸也在那裏。

木屋大體上保持了我記憶中的樣子。

我以為木屋的壽命會很短,

其實遠遠低估了大自然產物的韌性。


隨著對木屋了解的增加,

當一個人靜下來時,


情不自禁地總會想著,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

我想與外婆一起住在這樣的木屋裏。


有著大大的落地窗戶,

讓陽光直接灑滿客廳。

寬敞的客廳,

在親朋好友拜訪時都能坐下。

還想在院子裏種上喜愛的多肉植物,

肥嘟嘟的,


不用貴貨,普貨即可。

每天一起吃晚餐。

還想吃外婆做的包子。

閣樓是一定要有的,

小時候聽外婆講了許多故事,

也想有這麽一個空間給我至愛的人,

講述外婆曾經告訴我的那些故事。

這一生我還會遇到許多人,

會交許多朋友,

對人會有許多稱呼,

但是“外婆”這一個稱呼,

再沒有機會叫出口了。

但是隻要木屋還在,

就還有一個空間,

可以容納回憶。

樱桃小视频2020入口木屋建造的木屋,

正常使用壽命最低50——70年,

讓回憶,保留它原本的樣子。


相關標簽:

上一篇:那一抹原始的味道-手抓肉與藏式木屋的完美融合
下一篇:木結構建築——拒絕標簽

設計方案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