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信息 > 企業新聞 >

設計方案展示

給自己一間心靈木屋

時間11:2020-08-20

來源:http://www.eca2018.com/news/461.html

——
       “芳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讀此詩時,總是會想遊子為什麽不歸?明年,草色青綠,山中有一間木屋,三兩知己,對坐門前,看著窗外桃花如雨,梨花如雪。在紅塵中,這樣的木屋,這樣的情境,哪兒去尋?如果是我,行走在遠方,等到又一縷春風吹來的時候,一定會一步步走回山中,和山中人對坐聊天,看芳草一片,綿延天邊。那一刻,心靈一定會舒適如山間白雲,如陌上芳草。
       經常在書裏看到盼歸的詩句,每每都會為生命的等待而惋惜,為時光的流逝而感傷。“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一個青春女子,獨倚樓欄,眼光迷蒙,望著遠處,遊子卻遠在天涯,不知何處,那簡直一種殘酷和遺憾的人生。難道,小木屋的炊煙嫋嫋,比不過一個人遠在他鄉的漂泊?比不過兩兩相對的幸福?比不過攜手撫琴的美好?在我看來,心上人的幸福,才是最美的。
       人生有幾時?為何總是白白流失。以至於嫁給趙明誠的李清照,也發出“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歎息,在無奈裏透出一縷道不盡的憂傷,金錢、權利、職位都是縹緲的雲,唯有相互廝守,才是真實的存在。
       女詩人舒婷裙裾飛揚,在船經過三峽時,麵對神女峰,其他遊人都發出聲聲讚歎,讚歎神女望歸化石的故事,她卻發出內心的呐喊:“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
       人活著不是為了被別人讚美的,人活著應當適意。有人說,王維的《山中送別》一詩,是女人送別遠行丈夫,也有的說可能是朋友送別朋友。無論是哪種送別,送的人都飽含感情;無論是哪種揮手,遠行的人都是在作別一種優美、一種詩意、一種自由舒暢的生活。
       陶淵明當年出山,是因為“餘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瓶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於是,揮揮衣袖,作別故鄉的山水田園。可是,在紅塵滾滾裏,他難以卑躬屈膝,難以諂媚討好,甚至時時感到自己人格受到侮辱、摧殘。最終他掛印而去,借著一帆風,一直走向老家柴桑,並抒發自己“寓形宇內複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的心聲。
       人生如一棵草,長在花盆裏,即使是青花瓷盆,也沒有長在山野裏舒展,充滿生機;人生如一隻鳥兒,金籠華屋再美,也沒有山林逍遙。回歸山裏,身心都是自由舒展的。清晨,一盞茶後,可以慢慢地順著山路行走,看天光如水,浸透山尖;陽光初上,坐在木屋前的大石上,看一本書,聽著盈耳的鳥鳴;午後,於木屋門前的大樹下,小憩片刻,感受山水間的靜謐;黃昏,坐在窗下讀書,一聲聲蟲鳴和一個富有生機的季節,透過窗紗,進入心裏。那一刻,蟲鳴如水,心淨如洗,豈不舒暢?
       梭羅說:“從今以後,別再過你應該過的人生,去過你想過的人生吧。”應該過的生活,就是紅塵裏的生活,是名利中的生活。現實中,一個個人衣袖飄飄地走進去,甚至陷進去,摸爬滾打,勞累不堪。等到有一天,清閑下來,對著鏡子一照,裏麵已經不再是“山中相送罷”的那個你,不是風神瀟灑的你,而是一個一臉市儈、一臉奸詐、一臉得意的你。那時,你的心裏一定會有一份失意和痛苦。因為,你活成了他人,丟了自己。所以,梭羅一個人帶著幾本書,進入瓦爾登湖,在這兒耕種垂釣,在這兒和天地草木對語
       在紅塵裏走累了,就回山裏吧。山裏有一間小木屋,有一片連天的春草,還有芭蕉細雨;山裏有等著你歸去的人,坐在木屋的窗前,正望著遠處;山中還有一輪圓滿的月亮,清輝如水,籠罩著小木屋,清幽而靜謐,朦朧而幸福。

 
相關標簽:

上一篇:山上不止有水果,還有滿地的“大麵包”
下一篇:想要一個小房子,花開花落一輩子

設計方案展示